【轉載】迷途妄求“神”“成全” 連帶親人受“熬煉”

德宏長安網  來源:中國反邪教網     2020-12-09 10:36:19


  “成全”是邪教“全能神”畫給信徒的大餅,這張大餅雖然不能充饑,卻使癡迷信徒心生妄想,成為任人擺布的玩偶,讓“神家”隨意賜予不堪忍受的“熬煉”。“神家”也說“熬煉”是難受的,是痛苦的,但又反復“發聲”說這是“愛神的人”所必須經歷的。其實,信徒一旦誤入“全能神”,經受“熬煉”之苦的便不僅僅是其本人,就連他們的親人同樣也會經受心靈的熬煎。

  孔新蘭就是一個活生生的例證。

  “作見證”這個詞不時會出現在“全能神”邪教“經典”之中,在這里,我們也不妨盡數孔新蘭及其親人所經受的“熬煉”,以此為“全能神”所謂的“恩典”“憐憫”“拯救”等騙人歪理“作見證”。

  孔新蘭是福建省永定縣湖雷鎮前坊村村民,中專文化。丈夫張漢平是個泥水匠,因為手藝好,收入相當不錯?;楹?,他們生有一兒一女,可謂兒女雙全。公公張奎標是一名小學教師,退休以后也不閑著,又在本村一所小學代課??鞓泛托腋3溆@個幸福的家庭,讓村里的人們羨慕不已。而彼時的孔新蘭不僅善良、開朗,而且更是聰明能干、孝敬公婆,深受街坊鄰居稱道。

  可是,到了2013年5月23日,孔新蘭卻拋夫棄子離家出走,之后便杳無音信。

  當時,孔新蘭只有36歲,正是過日子的年齡。

  從此,這個家里傳出的便是老人的嘆息,還有孩子撕心裂肺的“我要媽媽”的哭喊。

  而邪教“全能神”卻把這種離家出走稱作“傳福音”,還說什么這就叫“愛神”“敬神”“拯救人”,說這樣就能被“成全”。

  據孔新蘭的公公張奎標回憶,孔新蘭是在2011年誤入邪教“全能神”的。最初發現她行為異常是在一次從娘家回來之后。那次從娘家回來,平常忙里忙外的孔新蘭突然像變了個人似的,躲在自己屋里整天也不出來。開始,家里人還以為她身體不舒服。時間一長,卻發現她是在聽錄音、看光盤,這才明白她是信了邪教“全能神”。

  孔新蘭的“信神”從一開始就遭到家人的反對。也就是說,自從知道她信了“全能神”的那一刻起,家里人就在為她擔憂,為她而經受心靈的煎熬。

  公公張奎標曾經不止一次地勸她,要她相信科學,遠離邪教“全能神”。面對親人的勸說,誤入迷途的孔新蘭卻把邪路看成正道,把邪教“全能神”給信徒洗腦的那套歪理搬出來,反過來勸說公公。她說自己信的是“真神”,還列舉出洪澇、地震等自然災害來“見證”“神的執法”。其實,“全能神”所謂的“真神”只不過就是把自己標榜為“獨一真神”,其所謂的“執法”也不過就是邪教慣用的“末日論”加上“信神得拯救”而拼湊而成的大雜燴。她偏執的認為自己信的是好神、善神,說“信神”對全家都有好處。公公說我也是個教書退休的人,不會相信這一套。她便說:既是這樣,那就你走你的路,我走我的道。

  信了“全能神”的孔新蘭沉溺于被“成全”、被“得著”的幻想中,把“事奉神”幾乎當成了生活的全部內容。家里家外再也看不到她勞作的身影,“吃喝神話”的邪教觀念將她牢牢束縛在一個狹小的天地里。她經?;啬锛覅⒓?ldquo;全能神”邪教聚會。她的娘家是一個“全能神”聚會點,她的母親也是一名“全能神”信徒。有一個年輕女人經常騎著摩托車到她家去,開始,大家還以為是給她父親看病的醫生,其實,那是一個為邪教“作工”的“全能神”信徒。

  邪教“全能神”賜予孔新蘭的所謂“恩典”,有因企望被“成全”而經受的“熬煉”,更有因為“愛神”“敬神”而錢財被騙的“奉獻”?!对捲谌馍盹@現》被邪教“全能神”奉為“經典”,這部歪理集成是對信徒進行洗腦的工具,也是其騙錢斂財的道具。在孔新蘭娘家的聚會點上,“全能神”邪教組織虛設門檻,借這部所謂的“寶書”大行騙錢斂財之能事,信徒交上兩、三千塊錢,就能得到一本“寶書”;不交錢的,就被威脅說要被掃地出門。結果,邪教“全能神”籍此手段騙取了信徒大筆錢財。

  在此期間,全家人始終對孔新蘭深陷邪教不能自拔而備感痛惜,盼望她有一天能從邪教深淵中走出來。好在到了2012年6月,家里終于迎來一絲曙光。此時,孔新蘭的兒子出生了。兒子的出生,帶給家人的不只是添丁的喜悅,還給他們帶來一個久久期盼的別一種希望。在他們看來,有了可愛的兒子,孔新蘭就會把所有的愛和精力用在兒子身上,往后也就沒時間再去參加“全能神”的聚會等活動。

  然而,孔新蘭的家人們這次又想錯了??仔绿m的舉動讓他們產生了更深的失望,也讓他們的心靈重又遭受了一次更加痛苦的折磨。兒子的出生讓孔新蘭在“全能神”邪教泥潭更加深陷一步,因為她認為是“神家”保佑才讓自己生了個兒子。這樣,就使她更難從所謂的“神光”中走出來。孩子剛滿月,她就不顧身體虛弱,帶著孩子去參加“全能神”聚會活動。在“吃喝神話”的過程中,常常忘記自己是一個母親,忘記身邊還有一個嗷嗷待哺的剛滿月的孩子。

  據她的公公張奎標回憶,有一次,她的兒子發高燒,因為要去湖雷鎮參加“全能神”聚會,她便謊稱要帶兒子去縣醫院看病。等到了聚會點,把兒子往旁邊一放,就再也不聞不問。公公不放心,追到湖雷鎮上,才發現她根本沒去縣醫院。此時,兒子燒得更厲害,已經相當危險。還是公公帶兒子去了醫院,才算把一個幼小的生命從病魔手里奪了回來。

  孔新蘭在“全能神”邪教迷途越走越遠,漸漸的忘了家庭、沒了親情,因為“神家”有這樣的“說話”:“什么丈夫、妻子、兒女、前途、婚姻、家庭,這些都沒有”。家人想盡辦法對其進行挽救,有時甚至將她帶回家的“全能神”宣傳資料扔掉或燒毀。但是,家人巨大的痛楚和良苦用心并不能喚回癡迷中的孔新蘭,她把家人看成了“抵擋神”的異類,荒唐的認為這是“神”對自己的“熬煉”;有了這些“熬煉”,自己更容易“被神得著”、“被神成全”。

  在萬般無奈的情況下,丈夫張漢平只好帶著她和兩個孩子去離家較遠的撫市鎮承包工程,為的是讓她離母親和湖雷鎮遠一些,不再參加“全能神”聚會活動,在新的環境里逐漸回歸到正常的生活軌道。

  丈夫的想法是好的,現實卻是殘酷的。這回,邪教“全能神”再次加深了對孔新蘭及其家人的傷害。“全能神”的鬼影如影隨形,無論孔新蘭走到哪里,其靈魂都牢牢的被“全能神”所控制。經過與母親通電話,她又把自己與“全能神”綁在一起。她對丈夫謊稱帶兒子去湖雷鎮看病,從撫市鎮乘車去湖雷鎮參加“全能神”聚會,常常是早早出去,很晚才回家。丈夫發現之后,又氣又急,卻又無可奈何,夫妻倆經常為此而發生爭吵。

  2013年5月22日,孔新蘭再次瞞著丈夫去湖雷鎮參加“全能神”聚會。晚上,丈夫回到家里,好長時間才把孔新蘭等回來。夫妻再次發生爭吵。這次,孔新蘭像是下定決心要斷絕親情去“敬神”“愛神”,她咒丈夫不得好死,說丈夫會被車撞死;還說丈夫死了更好,死了就沒人“抵擋”她“信神”了。她甚至還說:“你就是打死我罵死我我都要去參加這個活動!”

  第二天,孔新蘭就回了娘家。

  回到娘家之后,哥哥苦苦規勸她不要再信“全能神”,要好好照顧丈夫和孩子,并把她送回到丈夫張漢平身邊??墒?,等哥哥剛離開她家,她便悄然離家出走,一去便音信皆無。

  屈指算來,孔新蘭離家出走的時候,她的兒子還未滿周歲。

  年幼的兒女失去了母親,癡情的丈夫失去了妻子,家庭破碎,幸福不再!

  數不清的日日夜夜,丈夫、兒女都在心里惦念著妻子、母親:你究竟在哪里?外面冷嗎?

  他們都是無辜的,不該遭受如此“熬煉”。而罪惡的邪教“全能神”,卻理應受到正義的審判。

(責任編輯:君歡)

上一篇:【轉載】“法輪功”的不“法”婚戀觀
下一篇:【轉載】8名少女接連被殺,20年追兇噩夢終醒,這部高分劇讓人細思極恐!

湖北快三今天开奖结果 内蒙古麻将老友连接 上海时时彩几点开始的 广西快乐10分数据 最新时时彩销量排行榜 贵州快三最新开奖结果 半全场单关什么意思 在哪里看比特币走势 福彩3d软件 比特币购买比特币价格行情 足球比分网500 陕西快乐10分计划 足彩半全场中奖算法 到哪里去买莱特币矿机 利用3d分解选号方法 北京快乐8选1全天计划 一分赛车怎么买号